欢迎访问大河舆情网    当前时间

首页 >  舆论聚焦

收取84000元巨额班费,家委会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?

来源:中青评论     发表时间:2022-09-14

最近一周,“家委会”频频成为舆论焦点。继此前福建泉州某校某班家委会“筹资”为教师购买礼物,并将反对的家长踢出群后,近日,安徽铜陵某校某班家委会又因收取“巨额班费”引发公众关注。

此前,有安徽铜陵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留言称,孩子所在班级收取了每人2000元、共计80000余元的班费,并对这笔高额收费的用途与必要性提出了质疑。对此,铜陵市政府办公室回应称:班级每人收费2000元情况属实,全班共收取班费84000元,此项费用由班级家委会征得全体家长同意,代收代支,收支均不经过班主任及任课教师。

1663118281977651.jpg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有关部门的回应,一方面证实了校方与教师的“清白”,另一方面也将一直以来备受争议的“家委会模式”再次送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尽管在调查中,有关部门认定相关收费已经“征得全体家长同意”,但这并不足以打消公众对相关费用是否“专款专用”,当事家长又是否可能“被自愿”的隐忧。毕竟,人们很难想象:如果全体家长都对这笔费用没有半句怨言,有关情况又怎么会被反映到“领导留言板”上呢?

“家委会”全称家长委员会,是在校方、教师与全体家长之间充当沟通中介的一个平台。对校方而言,出于方便管理的考虑,通过家委会强化家校沟通渠道、简化上传下达流程,自然不乏其合理性。而对大多数家长而言,由家委会代理各种繁琐的校园事务,也能减轻自己的负担。

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“家委会模式”才会逐渐流行,以至于成为中小学教育系统的“标配”。然而,随着家委会越来越普及、承担的职能越来越多,这套制度的某些弊病与漏洞也逐渐暴露了出来。其中最关键的问题,就在于家委会成员的定位模糊不清。

回到安徽铜陵这起“巨额班费”事件,从生活经验出发,公众很难相信:一个40多人的高中班级,会需要高达84000元的班费。据报道,在家委会代管的这笔班费中,有34000余元花在了“自愿征订学科作业资料”上,5000余元花在了“班级必需品等物品”上。然而,既然是“自愿征订”的学科作业资料,为何要以征收班费的形式统一采购?既然是“班级必需品”,为何要花这么多钱,学校又为何没有备齐?如此种种令人迷惑的操作,就算真的征得了全体家长同意,也会将家委会置于瓜田李下的境地之中,引发一重重的质疑。这样的事多了,未来的家委会想要获得家长的信任,自然越来越难。

1663118301673747.jpg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当下,之所以频频有家长对家委会表达不满,就在于很多家委会在实际运作中,拥有了“家委会模式”不该拥有、也无法驾驭的权力。有权必有责,不论是对其他家长予取予求、任意踢出家长群的“人事权”,还是擅自筹集、监管、处置数万元班费的“财政权”,都不是家委会这种既没有严密选举程序,也没有强力外部监督的松散组织所能担得起的。

以班费为例,每人几十元的小额班费,可以作为学生实践教育的一环,在教师的监督下由学生自主管理。而涉及到购买教辅等大额开销时,不论是校方还是家委会,都应自觉避嫌,不要对学生家庭的自主消费插手、沾手。某些情况下,由学校或家委会统一代收费用确实更方便,但这种“代收”应以各个家庭自主决策、现收现付、钱货两清为限,一旦筹资建立专款,性质就发生了改变。

事实上,任何涉及家长自愿与否的事,都不宜由家委会统一征求意见,在“都是为了孩子好”的道德绑架与群体压力下,家长的选择根本说不清是不是“自愿”。归根结底,家委会还应回归原本定位,帮助校方与家长做好沟通即可。至于每个家长怎么选,理应充分尊重他们的个人意愿。(撰文/杨鑫宇)

【上一篇】遵纪守法是做人底线,放纵私欲必将自我毁灭

【下一篇】遏制放生乱象,用法律维护生态平衡丨新京报社论

首页 |大河舆情 |监测中心 |舆论聚焦 |舆情分析 |基层声音 |关于我们

地址: 郑州农业东路 28 号河南日报报业大厦    电话: 0371-65795493   65798560    联系人: 纪胜楠    邮编: 450000

版权所有 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大河舆情网 © 豫ICP备1301043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