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大河舆情网    当前时间

首页 >  舆论聚焦

院士之子高中发表多篇学术论文,教育公平容不下“我的院长父亲”

来源:红辣椒评论     发表时间:2023-11-14

1699927214581016.png

据媒体报道,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(中山二院)院长、中国科学院院士宋尔卫之子宋世键,在中学时期便与中山二院乳腺肿瘤中心副主任苏士成共同发表论文3篇,三篇论文均为sci论文,宋世键3篇论文的作者单位均为其中学广东实验学校。(11月11日《中国新闻周刊》)

患癌疑云未散,黄敏博士等三位研究人员是否是因为实验环境、实验过程而患癌的真相仍然未明,并有不了了之的态势,而这位宋公子却被曝出在高中阶段就发布高水平的学术论文。对比之下实在太荒诞了,发论文明明很难,黄敏博士等为了发论文需要一天又一天地泡在实验室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并且现在是否因为实验室原因罹患癌症也尚未知晓;发论文又很简单,毕竟一个“班里吊车尾”的高中生就能随便发的东西,能有多难?

从“班里吊车尾,不搞竞赛、不玩社团”“考研初试成绩最后一名”等细节不难推定,这位宋公子并非少年天才,那么既然宋公子资质平平,却能在高中发3篇科研论文,是论文的质量不行、给钱就能上吗?似乎也不是,这3篇文章均属无数理工科学生魂牵梦绕的sci论文,其中一篇文章影响力因子达到8以上,三篇文章均与癌症这样的高精尖学科领域有关,其中一篇宋公子为第二作者,第一作者为苏士成,也就是黄敏博士等患癌研究人员的导师。

越来越多的可能性可以被排除,最后也只有一种解释的可能——“我的院长、院士父亲”。据媒体报道,宋同学的父亲便是此次处于舆论风波中心的中山二院的院长、中国科学院院士宋尔卫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宋公子2017年毕业于广东实验中学南山1班,后获得中山大学自主招生入选资格,进入中山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进行本科学习,本科期间,在苏士成的指导下,获得第五届全国大学生基础医学创新论坛暨实验设计大赛一等奖。2022年,以初试垫底、复试第一、综合第三的成绩考取了中山二院乳腺外科硕士生,师从苏士成,与黄敏博士为同门。

滑天下之大稽,一个高中生能对关于癌症这样的高精尖研究有什么贡献?一个“班级吊车尾”的高中生,能完成哪门子的“实验设计、数据收集和分析、论文撰写和回复”工作?公然违背常识常理,其背后积极运作的又是谁?被权势横插进来的宋公子,又抢掉的是实验室里默默奉献的谁的研究成果?

宋公子的故事,似乎也提供了一个“我的院长父亲”的完美观察范本,观察其成长路径,苏士成是一个重要的角色,分别在其高中、本科时帮助其发文章、参加竞赛,更成为了其研究生导师。而苏士成,则师从宋公子之父宋尔卫,也是宋尔卫的下属。

一种可能性便是,为了让高中就“吊车尾”的儿子进入广东高考录取分数线极高的中山大学临床医学专业,特意给其安排了几篇论文,钻政策的空子,让其满足中山大学的自主招生录取条件。当然,这样的学术不端在前,也很难不让人怀疑,宋公子本科期间的学术成果又是否立得住脚?同样,研究生复试又是否公平?宋公子初试最后一名的成绩,很难不让人怀疑,复试成绩划线,是否是以宋公子成绩为标准?复试的过程又是否被院长提前打好了招呼?

当然,具体细节还需调查确认。但可以非常明确的一点是,宋公子一路以来,都在其父亲的庇护下,走着捷径。否则,能够想象一个普通人家的资质平平的孩子,在高中阶段就发三篇sci论文吗?简直是异想天开。宋公子及其父亲的行为,不仅涉嫌学术不端,更有严重损害教育公平。不少人在网络上调侃道“看来不是我不够努力,是我父母不够努力啊”。

仔细观察舆论场就会发现,中国公众对学术腐败、教育腐败的容忍度,比其他腐败要低得多,这与教育、读书自古以来在公众心目中的神圣形象有关,所谓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诚如是也,也与教育在我们社会中发挥的作用有关。许多父母,在很多方面都颇为节省,但在教育方面,却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,无数贫苦地区的人们,虽然身处底层,但也无比相信教育这束光能普照大地,这是一种信仰。

在社会的普遍认知里,教育是阶层流动的渠道,“读书改变命运”,教育寄托着无数“改变命运”的期待。教育承接着阶层流动的渠道功能,这一功能在我们社会里是宝贵的,它让社会在动态中保持平衡,也让每一个人、每一个家庭对未来充满希望。

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对于宋公子之行径反感如此之大的原因,教育公平是社会的最后一条底线,是社会的粘合剂和共同信仰。这种信仰应该被细心呵护,因为没有人能承担起这种信仰崩塌的后果。教育公平绝对容不下“我的院长父亲”这样的学阀行为,因此,相关部门应当及时介入,查明真相,即使是院士,也绝不姑息,并在此基础上完善相应的制度和监察体系,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。

当然,有了集体患癌事件的前车之鉴,这次绝不能停留在中山大学的自查自纠了。


作者:陈自强(湖南工业大学)

红网第九届全国大学生“评论之星”选拔赛参赛作品 


【上一篇】杜绝“下腰瘫”,这个提醒家长也要听进去 | 新京报快评

【下一篇】“鼠头”之后“兔头”又来?让学生吃得放心不该这么难

首页 |大河舆情 |监测中心 |舆论聚焦 |教育产业 |舆情分析 |基层声音 |关于我们

地址: 郑州农业东路 28 号 河南日报报业大厦    电话: 0371-65851966   65798560    联系人: 纪胜楠    邮编: 450000

版权所有 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大河舆情网 © 豫ICP备13010437-6号
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网址:https://beian.miit.gov.cn